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清明念父

2020-04-08 11:47    来源:计划财务中心    作者:张盈

        又是一年清明节,天气灰灰蒙蒙,但又不失阳春三月里的勃勃生机,站在窗口放眼望去,外面已是翠绿一片,逢春的草和竞相开放的各色花木,随着适宜的温度在生长,如今已是迷离的四月,恰逢花开,再遇清明。

        心情如梅雨的天气一样郁闷,思念父亲的忧伤在心中点点蔓延。又是一年清明节,思念父亲的心弦被再次拨开,脑海中父亲的音容笑貌还宛若昨天,不知不觉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四年了。

        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念着我的父亲。父亲一生辛劳,为了挨肩高的几个儿女在当时物资匮乏的年代下,能有吃有喝有书念,能过上人人向往的“吃公家粮”的生活,父亲养鸡喂猪、种瓜栽果、卸煤换炭、或利用农闲之余兼做零活……他宁可自己勒紧腰带过紧日子、苦日子,也在努力供着挨肩大的几个孩子读书、学习,在父亲的精心呵护和辛劳下,几个儿女也相继考上心仪的大学,走上工作岗位,告别了和父亲一样要面朝黄土背朝天,靠天吃饭的日子。感恩父亲,是父亲的一直付出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因为爷爷奶奶年事已高且身体欠安,父亲去世的消息直到今天也没人敢告知两位老人家,爷爷一直患病卧床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但是我知道奶奶虽然嘴上没说,但她心里明镜一样,一直以来过年过节就去西安看她或几天就一个问候电话的大儿子,突然就蒸发似的音信全无,她知道而且清楚的知道大儿子已经不在了,可是为了不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从最初的我们去了要给大儿子捎吃的、用的,并问候身体状况,到现在的一句“叫婆给你说,你妈一天辛苦的,一定要对你妈好。”

        想念父亲。多少次梦里看到父亲,醒来却泪湿衣襟,泪眼婆娑间,我仿佛看到父亲辛劳的背影和病痛时的隐忍。人常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父亲曾经微笑的脸庞、坚毅的眼神、劳作的身影和被病痛折磨的隐忍仿佛就在昨天,笼罩着我支离破碎的心。

        傍晚,抬头望天,看着挂满天空的繁星,我相信那颗最大最亮的星一定就是父亲的眼睛,他正默默地注视着他最亲爱的父母、他的妻子、他的兄弟姐妹和他的儿女们,就像从来没有离开我们一样,把如山的爱洒满天空,让家人无时无刻都在感受着父亲的关怀和温暖。

        每逢节假日回家,迎接我们的只有形单影孤的母亲,看到这几年一下白了全头而憔悴苍老的母亲,心头不由酸楚。父亲真的走了,他再也不操心谁有小病小痛,再也不挂念谁天黑还没有回家了,更不用挂牵着地里瓜果熟了给儿女们分着吃了。父亲走了,真的永远离我们去了,再也感受不到他的关怀和慈爱了,而他心心念念的小孙子也因为没有了爷爷独失了一份宠爱。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活着的人还得努力向前,欣慰的是母亲还在,母亲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借清明节之际,借用当代诗人纪大良《莲花潭诗集》中的《思父》来表达对父亲的深深思念。“欲翠青山起父茔,难别盛世舍亲情。从此慢步重宵九,再见音容梦几更。”

        父亲,你在那边还好吗?

下一篇:那青葱的日子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