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爱养花的父亲

2020-04-17 16:53    来源:储运中心    作者:樊凯

        父亲犹爱养花,家里的花多半是绿萝、君子兰,但父亲最爱的要数那盆红掌。那是我有次路过花鸟市,兴致所起给父亲买来的那盆红掌,没想到父亲格外珍视。说来惭愧,与父母度过了二十春秋有余,大大小小给朋友赠予往来的礼物不在少数,给父母的却屈指可数。

        家里的阳台上摆满了各色的花,一眼望去郁郁葱葱。一片绿色中点缀着橙色的君子兰、白黄色的水仙、桃粉色的长寿花,生机勃勃,好不喜人。父亲时常在阳台打转,我便调笑说这是进了他的“大观园”了,好一群莺莺燕燕。父亲手上侍弄着他的花,嘴上便笑骂我耍嘴皮子,母亲则坐在一旁看着我们父子俩,一脸祥和。

        天气好的时候,午后大把大把的阳光洒进来,撒在花叶上,这时喜阳的花草仿若都活了一般,舒展着枝叶,那感觉让我想起来爷爷家总爱趴在阳台晒太阳的花猫。父亲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戴着老花镜对着报纸细细品读,阳光渐渐温柔的时候,母亲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父亲便收起报纸,伸展一下腰身享用母亲精心劳作的果实。天气不好也没关系,父亲会在客厅里看书,抬头便能瞅见阳台上的风景,那也是眼中的一抹亮色,可谓知足。

        我素来都是乐于看父亲养花的。有人曾说,每一个喜爱养花的人,都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我深以为然。斗转星移,我们的住处从偏僻的郊外田野发展到城市中的高楼大厦,每每抬头的天空也从一望无垠的深蓝幕布变作了楼宇分割过后的四四方方。钢筋水泥铸造的房子是冷的,狭小的空间里那些花草却赋予了冰冷的房子以生机和活力,让它温暖起来。养花这件事由父亲牵了头,我和母亲不知不觉也乐在其中,得空也会去阳台侍弄侍弄花草,兴致所起还会聊聊这种花如何修枝、何时换土,甚至是何种寓意诸如此类,不问不知,一问方知这养花的学问大着呢。就拿我送的那盆红掌来说,它喜湿怕寒,要时常给叶片周围喷水,保持花叶的鲜艳,虽说怕寒,但又不能受强光直射,须得放置一个半阴的环境。

        花草也是生命,倘若照顾不周也会生病,每当家里哪种绿植花落叶黄,父亲着急地几天都睡不好,各种查资料,松土喷药,直到它们渐渐好转,怪不得人常说这养花也养性。老舍先生曾经这样说,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既须劳动,又长见识,这就是养花的乐趣。

        自从参加工作,我长时间在家陪父母的日子实在不多。今年春节的这场疫情倒也使我因祸得福,响应国家号召的同时,竟有了陪伴父母的机会。无论何时,国人齐心都令人动容与自豪,小家、大家都需得悉心照料。走在茫茫路上的人,多关心关心家人,小家妥当了,才能大步向前,去实现自己的抱负,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上一篇: 那青葱的日子
下一篇:赤红色的墙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